去年年底接到了螢楹的紅色炸彈,照理說這篇文應該是年底前就該交的作業;奈何碰上了忙碌季節(公家機關年底狂結案、聖誕節到閻老家開歡樂趴踢、計劃日本的行程,etc.)就這樣一直拖到了現在,實在是有點愧對螢!不過寫到這裡,我更怕有人問我螢楹是誰?高中同學們,照過來照過來~「螢楹」乃「怡伶」是也,已經改名很久囉!請大家記得稱呼新名字嘿!(其實我也是一直到這次她喜帖寄來才搞懂她的新名字,誰叫新名&舊名唸起來都差不多呢?XD)


‧這一天天氣很冷,我到達新娘房時,她可不是這番性感的穿著而是披著披肩包裹住好身材(喜宴會場是露天的)
 我和她另一位國中麻吉兩人一塊兒猛鼓吹才終於讓她願意脫下披肩,在這一生一次的日子裡以性感的妝扮出場亮相!

螢楹,我的高中死黨、麻吉、玩樂夥伴兼讀書夥伴(讀書???)。我們曾經討論過,在彼此的高中三年印象中,高二高三生活回憶幾乎充滿了彼此,一起打球、一起補習、一起玩社團、一起嘻鬧、一起跑福利社、一起殺去吃豬腳(不過對於豬腳更多的回憶是跟子溫和嘉璘,關於這個豬腳店的故事大概又可以另闢一篇文章了吧),但高一呢?是阿!高一呢?我記得高一的生活總在紅樓玩樂,樓上還是音樂班,紅樓的一樓只有三間教室(or四間教室)全被一年級的自然組給佔據了;還記得曾經全班分成數組,自編自導屬於自己的一場服裝秀;但這些高一生活的印象裡全然沒有螢楹這號人物。Where are you,螢楹?

彼此都不懂,高二後友誼忽然間成倍數增長的原因何在,我們似乎跳過直接了一層尷尬或者磨合期?或許就是一股氣、一種fu,一份~她跟我是可以很合得來的氛圍吧!高中畢業後極少聯絡的我們,每次見面還是可以很high,絲毫沒有尷尬的成分存在,這點讓我很開心;就算不常聯絡、一碰面還是可以聊個不停、講個不完,或許我們就是屬於這種的好朋友吧!

10月份時,MSN上螢楹告訴我說「她12月份要結婚了」超級突然的一份大喜訊阿!只是當時從她的口氣中總感覺對於這份婚禮,好似被趕鴨子上架般的走上婚姻這途!看起來沒有絲毫開心的感受,想聯絡她又聯絡不上人、又不曉得到底對於這個婚姻她是不是甘願地、不希望她在這懵懵懂懂中就賭上了自己的人生,直到婚禮上見到她笑開懷的樣子,也終於讓人放下了一顆擔心的心。

螢楹,你趕快轉地勤吧!我還沒去過你新家呢!是要我等到何時呀!我還是希望可以常常聯絡的呀!^^ 



願以此文

 祝福妳 新婚愉快!早生貴子!





更多的相片,請看 螢楹婚禮相片集

克洛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ipiball
  • 穿上白紗,完全和我記憶中的不一樣耶!<br />
    ㄣ,除了那YA的手勢(很熟悉!)<br />
    女生當新娘果然是很不同!<br />
    漂亮ㄋㄟ!<br />
    <br />
    sorry!<br />
    我是懶惰蟲!<br />
    那天太冷了,<br />
    我很難跨出家門!<br />
    不過<br />
    為她開心!<br />
    祝福她幸福快樂!<br />
    <br />
    <br />
    不過<br />
    你們班這麼少人出席喔!<br />
    和怡伶<br />
    ㄟ,sorry!<br />
    瑩楹麻吉的人不少吧!
  • 一來是她通知的太晚(通知我時是兩個月前,其他人就更晚了)

    二來是隔天就是元旦,有不少人早就有跨年活動了吧!

    再說她沒時間一個個親自聯絡是重點吧!畢竟要打通她的電話(讓手機有訊號)也得靠機運阿!

    像她通知我完後近三個禮拜都無消無息,我甚至懷疑她是不是要取消婚禮了呢!

    早點轉地勤,聯絡也才會比較方便!

    她說「只要出海就會收不到訊號!」(出海後等於進入銅牆鐵壁中吧!我猜低!)

    我說「那幹嘛一直出海?不要出海就好了阿!」

    她「...........啊還不是為了保衛你們...........」

    我無言啊!哈!軍人辛苦!辛苦!

    克洛依 於 2009/02/05 12: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