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chu Art Museum 
這一趟的建築之旅,讓我發出無數讚嘆聲的地中美術館
我選擇了她作為除了旅程心得之外的第一篇介紹報導。
(「應該」「也許」還會有其他篇,請慢慢等待。)

  我是分隔線  

當巴士開上渡輪,抵達妹島和世所設計的碼頭後,開始了我對於直島第一次的認識。緊接而來的,便是我對於這個小島上處處充滿純樸卻也處處有著驚喜的特點驚訝不已。

李志清教授說到
『 過去的直島並不是這樣,剛開始整個直島只有直島美術館、貝尼斯橢圓形旅館、美術館寮等藝術服務設施,如今安藤忠雄又設計了地中美術館,以及位於山腳下的海灘屋旅店與花園旅店,加上妹島和世設計的新碼頭設施,以及「家」計畫的新增公共藝術作品,讓原本顯得偏僻孤寂的直島,逐漸有觀光景點的感覺。
  不過這片繁榮景象畢竟不像一般名勝古蹟的庸俗商業化,而比較像是生意好轉的美術館,或是深夜街角稍微有些熱鬧的小酒店;雖然依舊有些荒涼清淡,但是卻擁有一些喧囂與溫暖的愉悅。』

是呀!整個直島給人的感覺的確如此。直島是一個很特別的島,房子並不是單單由建築師獨自思考所設計的建築物,藝術品並不是僅靠藝術家所創作出來的作品;在這島上,處處可見藝術家和建築師共同合作的建築物、藝術品、一個個展示空間.....島上的牙科診所,地中美術館,直島現代美術館以及無法進入的貝尼斯旅店,隨處可見的家計畫公共藝術品....等等;在這裡,就像住在一棟美術館內,讓你不禁進入了一種悠閒自在的隨性漫步。

在眾多藝術物品內,地中美術館是最受我喜愛、最讓我驚喜連連的一棟建築物兼藝術品。為什麼我這麼說呢?從外觀上,你所看到的大概只有地中美術館的入口以及幾個開放空間;遠眺地中美術館,你所看到的地中美術館是被藏在地下的,是由幾個幾何圖形拼出來的。



他是不是跟你印象中的建築物(或群)不太一樣呢?

對,這是一棟你看不到外觀的建築物。


↑地中美術館 [photo by 易容] 

這棟美術館在任何方面比起我們前幾天進去的任何一棟美術館都來得更加嚴格。
當車子一到達,忍不住躍躍欲動的每一個人被硬生制止地坐在原位,不可以下車。
只見兩台車上100人,乖乖坐在原位,抱著一堆問號在頭上冒泡。

這時二個身穿白衣的實驗人員走上車,開始為我們講解關於進入地中美術館的規定。
(好啦!他們不是實驗人員,是館內人員。但制服實在是太像實驗室衣服了。)
因為說的是日文,我聽不懂;經過翻譯,幾個重點就是館內的大略介紹以及規定
而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不可以拍照,領隊告訴我們最好連相機都不要帶進去
不過,許多人還是帶了相機進入。
並不是為了拍照,是因為相機這種貴重物品擺在車上實在不太放心
尤其這次同團有許多攝影專業或業餘人員,大家的攝影器材價格加一加是可怕的數字。

領隊說「想偷拍的人要有被抓到後,館內人員會請你把相機的內容物殺掉;並且暫時沒收你的相機,直到你離開館內。」
整個就是超級嚴格阿!
不過也因為就是這麼嚴格的限制你,所以雖然我很懊惱沒把相機帶進去
但卻也格外地單純以身心去體驗這棟美術館所帶給你的所有感官享受,
而非汲汲於拍照紀錄我所體會的一切。


↑準備進入地中美術館 [photo by 易容] 
實驗人員解說完畢,我們下車準備進入地中美術館....
只見一條長長的走道,延續前進走道的末端有著一道光

↑準備進入地中美術館 [photo by 易容] 
我們正在地底行走著,稱之為地底,其實說穿了,只是我們被週遭的土壤包覆著。
因為地中Museum是一座從外頭看不見的美術館。
有著一貫的安藤作風,極簡的牆面清水混凝土

↑尋邊前進 [photo by 易容] 

↑迴廊的端點與起點 [photo by 易容] 
每一道縫隙、每一塊切割、每一個角度
都是安藤經過思考而設計出來的狀態

↑線、面、光、影 [photo by 易容] 
走在裡頭,你必須細細品嚐這每一道光所帶給你的感受;每一個讚嘆,都是一種對空間的享受。

  每一個空間,都是安藤和藝術家所共同創造出來的空間,準備進入這些空間的入口也都排著隴長的隊伍。於是,我從不用排隊的空間開始走。

↑光庭 [photo by 易容] 
 
這是唯一不用排隊、沒有限制人數的空間。傾斜依靠著坐在這裡,抬頭望著框框所見的天空,好藍的天、好享受的視野;花崗石鋪成的座椅,在這樣的三月天,居然一點都不寒冷,原來是因為花座椅的背後及坐位下,都有鋪設暖氣的管道通過,難怪乎石頭的座椅是暖呼呼的。待在這兒享受的時光,領隊也待在這兒,領隊說,這個天井是空的,沒有加任何東西來擋住他,所以雨水是會打進來的喔!所以,椅子的週遭都有排水溝,椅子的石材選取花崗岩,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接著這個空間,一次限制15人進入;剛進來這個空間時,本以為我們應該是站在階梯下方看著階梯那端的藍光會產生什麼樣讓我們驚喜的變化,於是我站在這裡等待,沒想到館內人員向我們比了個往上走的手勢,『往上走?』我疑惑著。
『往上走會有什麼等著我們嗎?』管他的,走了再說。
往上走藍光前面,館內人員請我們再往內走。什麼?往藍光裡面走?我現在是來到了魔術師的迷宮嗎?只見我好像瞎子摸象一樣,伸手摸了摸那片藍色的牆,『空的?!!!』『沒有牆?!!!』慢慢一步步地走進去,裡面是一個充滿藍光的世界,我看不到光的來源,可是整個牆壁、天花板、地板都是被藍光所圍繞著。天呀!這是什麼世界,我到底來到什麼樣的地方啊!繼續往前走,館內人員要我們停止,她說『不可以再往前走了,會危險』,我們問她為什麼,她不肯說。
               It's a secret!
看不見燈源,但我看到一片充滿藍色光芒的世界;走不到盡頭,只留著一堆迷惑讓我帶回台灣。


再來這一個空間,是個充滿宗教色彩的空間。
一入門,就是一個ber大的球體站在階梯的正中央,陽光從開了洞的天花板直灑而下,投射在黑色花崗岩球體面上反射出一個慈祥微笑的臉龐;四周有著幾座表面貼滿金箔的座體,每個座體都有三個長條柱體,有正方形、三角形、五角型組合的不同組合,循著某種跳動式的規則而排列著。走入這裡,我先是被這種嚴肅的氛圍給震住,絲毫不敢大聲嚷嚷,只敢小小聲的發出『哇』,很小很小的那種聲音。光線灑下來的光束,加上散落在天花板的光線,搭配著清水混凝土以及擺在正中央的球體,自然地散發出某 種莊嚴盛重的感覺,讓人待在這兒不敢有任何不尊敬的態度出現。



『莫內的睡蓮』,館藏品不多,僅只五幅莫內睡蓮。聽說日本對莫內的睡蓮有著相當的著迷雖然我不曉得原因何在,但是對於藝術本身而言這是件好事。你必須先換上館內為你準備的拖鞋,才得以允許進入觀看莫內的睡蓮,進入一個斜角的入口,踩上一個有著鋪滿2000塊純白小方形大理石和一張被斜擺的長椅的空間,然後再進入莫內睡蓮的空間。我的眼光先被這整片純白小方形大理石給吸引住,甚至忍不住地蹲下摸摸它,很想脫下鞋子就這樣踩在小石子上,可是館內人員超親和的眼光讓我不敢亂來;上方投射下來的自然光線加上純白的牆壁,讓我忍不住就這樣一值盯著天花板和地板看。


↑ [photo by 易容] 

入口和出口在同個地方,所以要離開,也必須繞回入口去
不過這裡不是入口,這裡是館內接近出入口的一處可以坐下喝咖啡淨淨享受館內氛圍的地方
還可以拿著咖啡以及館內提供的藤椅墊坐在外頭享受海邊以及藍天的風光

我在想,在這裡做設計,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搬張圖桌,灑開草圖紙.....畫畫畫....應該很爽快吧!
嘿!我想我應該會變得非常非常的認真和專心!

 延伸閱讀 

地中美術館官方網站
中時電子報:李清志之藝術病毒蔓延--安藤忠雄打造瀨戶內海「逃城」
IrisChen.net 迷戀旅行~就這樣出走吧!

準建築人手札之安藤忠雄地中美術館朝聖之行 安藤烏托邦
(我一直以為準建手札不存在了,可是網頁搜尋又出現了,難道又復活了嗎?)
易容的地中美術館之照片

創作者介紹

克洛依小姐‧我是女生

克洛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靈音
  • 哈哈哈!我也超愛的啦~~<br />
    我的作業主題是地中喔! 等我完成了在給你看~<br />
    跟你說,前幾天林大哥的女兒居然去我的部落格留言ㄟ!! 超妙的!哈哈
  • 什麼!! 我嚇到了!!
    我都搜尋不到你的部落格耶!!
    趕快告訴我...

    我期待你的地中作業喔!!完成一定要告訴我...

    克洛依 於 2008/03/28 20: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